读《世说新语》

文化 网编 2023-05-12 09:41 219 0
过去祖父教我读书,偷一些《笑林广记》,《聊斋志异》之类的书来翻看,《世说新语》新语不枯燥,精短而不失趣味,未读者不免以之为阐儒家正心诚意之术,加之佛道二教在中土风行,在华夏历史上不可不谓之空前绝后,《世说新语》作为该时期之作品,好似一儒者阐发自己关于儒学的概念。贤良都在其中占有一定的笔墨,气韵生动,明末写《诗薮》的胡应麟有言,晋人面目气韵“恍然生动,而简约玄澹,《世说新语》篇幅甚短。

读《世说新语》

《世说新语》,是一部好书。过去祖父教我读书,总是说:“先把四书五经要看熟”,然而我对这些儒门要经,是兴趣全无的,一有机会,总要摸进祖父的书房,偷一些《笑林广记》,《搜神记》,《聊斋志异》之类的书来翻看,《世说新语》也是其中之一。

《世说新语》新语不枯燥,我是极爱看的。按现在之体例,其属志人小说集,也就是一个人物一个故事,精短而不失趣味,引人入胜。其人物,皆为史之所载,然其故事,则未必合于典册,盖多坊间传说,稗官野史。按其编排,其分三十六门,其前四门为德行第一,言语第二,政事第三,文学第四,而此正是孔门四学,未读者不免以之为阐儒家正心诚意之术,其实不然。

魏晋六朝,玄学风行,加之佛道二教在中土风行,思想文化之自由开放,在华夏历史上不可不谓之空前绝后。《世说新语》作为该时期之作品,其亦不能外也。外观此书,好似一儒者阐发自己关于儒学的概念,然而细看此书,则发现僧道,名士,隐逸,贤良都在其中占有一定的笔墨,各放异彩,气韵生动。

明末写《诗薮》的胡应麟有言“读其语言,晋人面目气韵,恍然生动,而简约玄澹,真致不穷。”知其然也。《世说新语》篇幅甚短,每篇盖不过二三十字左右,然而其却用如此精炼的语言,三笔两话就勾勒出“晋人”那与别代截然不同之风度,“面目气韵”恍然,文字清雅秀逸,颇有老庄崇简好素之风,怪不得鲁迅说其“记言则玄远冷隽,记行则高简瑰奇”,实在不虚。魏晋好清谈,又受佛家影响喜打禅辩,栖逸、任诞、简傲,其人生追求大多都在一次次你来我往的言辩中得以最极致之体现,魏晋士人之群像,尽在乎一书。

有人说,要给中国现代文人也要写一部小集子,长篇大论,我觉得实属没必要,人民出版社会完成这个工作。如若要学《世说新语》之体例风格,那还是有些意思的。

文章标题: 读《世说新语》

文章地址: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