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文展示 > 正文

同样是死刑犯,为什么女死刑犯被处决时更容易引起人们的同情心?

这个女死刑犯比我姐姐大不了多少,但是比我姐姐还要漂亮,我姐姐当时是公认的校花,这女的要是跟我姐姐同校,她要是自排第二的话,我姐姐绝对不敢排第一。

那是1983年8月的一个周末,我那时刚读初一,我姐姐读高三,我们在同一所学校,她在高中部,我在初中部。

那天学校放假,但是班主任在星期六放学前给我和另外五个男同学布置了一项任务,她让我们星期天早上八点到校,说公安局要在操场开会,要借用我们的课桌(我们的教室离操场最近),到时候让我们把课桌数字点好,开完会后一张不差的收回来。

八点整,我们六个人来到了教室,等着有人来搬桌子。

大概八点多九点不到的时候,校园里来了几辆墨绿色的北京吉普车,车上下来了一群穿着制服的警察,有男的,也有女的。

校长接待了他们,然后他们就和校长一起在操场比比划划了一番,最后在办公楼前面拉起了一道横幅,横幅上,我依稀记得好像写的是严厉打击严重扰乱社会治安的刑事犯罪分子,还有公捕公判大会这样的内容,具体写的是什么,由于时间太久,早就记不清了。

后来,又陆续来了很多武警和法警,还有检察院的工作人员,这些人没用多长时间就搭建出来了一个临时的会场。

操场里群众也一拨接一拨的多了起来,这时候我们从围观群众的议论中才得知今天要枪毙人和判刑,布告三天前就到处贴出去了。

十点的时候,一阵警笛声由远而近,随后,几十辆三轮摩托车、吉普车和大卡车占满了半个操场。

腰间挎着小手枪的民警,和背着步枪的武警们围成了一个通道,卡车上有几十个戴着手铐和绑着绳子的犯人们一个个被押了下来,顺着人墙通道,有序而快速的被押到了主席台前面。

等他们并排站好后,我快速数了一下,总共有36个人,其中有4个女的,3个女的戴着手铐,1个女的被绳子绑着,一起被绳子绑着的男女总共有8个人。

听边上的人讲,这8个都是死刑犯,等会儿宣判完毕后会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大会开始后,先是由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开始对戴着手铐的28个犯人逐一宣读起诉书,和逮捕决定。

我这是头一次看见犯人,也头一次经历这么大的阵势,在好奇心的促使下,我和两个同学一起挤到了会场最前面。

我的正对面是那个女死刑犯,她离我顶多有不到10米的距离,所以我看她看得特别清楚。

这个女死刑犯比我姐姐大不了多少,但是比我姐姐还要漂亮,我姐姐当时是公认的校花,这女的要是跟我姐姐同校,她要是自排第二的话,我姐姐绝对不敢排第一。

她的头发又长又黑,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确良短袖衫,下身是一条黑色的,裁剪得体的小喇叭裤,脚穿一双红色的皮鞋,这套打扮在当时那个年代来说是既时尚又前卫的,一般家庭的人穿不起,也不敢穿出来,在我的印象当中,穿喇叭裤的不是流氓就是阿飞,我们那个严厉又可爱的老校长,每天早上都会到各班拿着剪刀巡视,看见穿喇叭裤的,会不由分说上去就给来上两剪刀。

她的双手被绑在背后,一根拇指粗的绳子在她的胸前交叉成一个十字后又绕到了背后,两只胳膊被缠了好几道麻绳,一道一道的看着像是要勒进肉里去的样子。

另外,她的喉咙部位也绕了一圈细细的麻绳,这根麻绳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她那么年轻,而且长得又那么好看,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都在为她惋惜,觉得像这么好看的姑娘不应该出现在犯人的行列里,更不应该和死刑犯们站在一起。

我当时觉得,那些判她死刑的法官们真的好狠心。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立刻改变了我的看法。

法官在主席台上逐一宣读判决书,当读到她的判决书时,我被她所造的孽震惊了,她居然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这个女的今年才19岁,但是她伙同他人当人贩子拐卖儿童的罪恶已经干了两年多了,由她亲手诱拐的孩子就有4个,卖了2个,最后1个还没来得及卖出去就被抓住了。

其中一个不到1岁的男孩,被她从人家里偷出来不久就被发现了,孩子的奶奶大声呼救,她怕被村民撵上,就抱着孩子躲进了玉米地,为了制止孩子哭闹,她用手一直捂着孩子的口鼻,孩子断气了她都没发觉,等发觉后,就把孩子扔在了玉米地自己跑了。

刑场就设在离学校不远的山沟里,离学校也就二三里地。

没等公判大会结束,我们几个好事的同学便跑去那里看热闹。

我们一路气喘吁吁的跑到刑场,还没等缓过气,后面的刑车就到了。围观群众被维护现场的武警战士驱散到了两边的山坡上,刑场的草地上顿时空了许多。

8个死刑犯被武警逐个押下了卡车,然后被拖往刑场边上的山脚下。轮到女死刑犯时,她挣扎着不肯下车,被押解的两名武警战士架着胳膊拎小鸡一样的拎了下来,一双大红色的皮鞋掉了一只。

她是被拖到行刑处的,我听见她啊啊的叫了两声就没了声音,据周围群众说,她因为喊叫,武警拽紧了绕在喉咙上的那根细麻绳。

行刑的过程很快,当所有死刑犯被喝令跪下,武警的步枪对准了他们的后脑勺时,我吓得闭着眼睛没敢再看。

就在我紧张得不行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阵沉闷的枪声,而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那8个人全部面朝地背朝天的匍匐在了地上,全部伏法了。

在同学们的怂恿下,我跟着他们战战兢兢的来到了死刑犯们的尸体跟前。

女死刑犯本来姣好的脸此刻变得狰狞丑陋,从眼睛往上的半个脑袋连着头发,像半拉椰子壳一样被子弹掀在了一边,红的和白的液体从残破不堪的半个脑袋中散落在了周围的草地上,正好有只蜣螂爬过,流下的液体覆盖住了它的大半个身体,它不停地蠕动着身子想挣扎着爬出来。

我当时就吐了,连胃液都吐了出来。

经历了这样一场从公判到行刑的整个过程,我才明白了什么叫做人面兽心,她那张好看的皮囊下包裹着的其实是一颗歹毒的心,枪毙她是罪有应得的。

我们通常很容易被一些坏人好看的外表所蒙蔽,在不了解真相的情况下,总会或多或少的犯以貌取人的错误。

有些人,长得像个坏人,其实他内心是个善良的人。

有些人,长得像个好人,其实他的的确确是个坏人。

就像这个被枪毙的女人贩子,虽然长着一副让人容易产生亲近欲望的面孔,但是她的心却是无比歹毒的,一想起那些被她拐卖和残害的孩子们,我觉得枪毙她十次都不过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