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文展示 > 正文

回忆过往云烟

回忆过往云烟

我是2000年进校的,在这片热土上已经工作了十八个年头,人的一生中有多少个十八年,可是仍然感觉如弹指一挥间,回忆过往又犹如云烟般飘忽不定,竟也如梦境,让人不胜唏嘘!但总有那些不曾让人忘记的瞬间,喜怒哀乐也是铭记心间!鲁迅在《朝花夕拾》中写了十篇记录以前生活的点点滴滴,让曾经的过往成为永恒的记忆,也许只有留下有形的东西才能留住过去,譬如文字、诗歌、绘画、雕塑、乐谱等等,也许还能铸就永恒!化一的永恒也是一个个身处其中的见证者成就的!

        在这十八年里,对兰化一中的变化还是有所见证的。刚进学校的时候,学校的办公楼是一座二层小楼,与实验楼并排,一层是仓库和宿舍,二层是各个领导的办公室。除了现在门口右侧是一校伸进来的半座楼外,其他格局就如现在这样,但楼体都粉刷成白色的!操场是土质地的,忘了跑起步来是不是尘土飞扬?四周还围有栏杆,留出了几个进出口。尤其要提的是在综合楼一层,有一个校办厂,是生产塑料大棚薄膜的,经常在进校的时候就可听到敞开门的厂房里发出的机器生产的隆隆声。因为是用石油化工原料生产,所以生产过程中飘出来的黑色粉尘铺在了门前十几米水泥篮球场地上,走过的师生就会踩出杂乱的脚印。以前在综合楼的西侧有一个锅炉房专供应热水,每个办公室根据人多少都配备了二到四个热水壶。往往一进到办公室,如果没有一二节课,就先打扫,擦干净每个办公桌和办公用品,再拖地,之后结伴打热水。

      学校的花花草草也是经历着变迁。最初就是几棵从建校之初就栽种的泡桐树,当时已是枝繁叶茂,栽种在必经之路的有两棵。春天泡桐开始打骨朵时,走过的人都会抬眼寻找开放的花朵,去嗅一嗅有没有花香;夏天最热的时候,都会迅速走进泡桐树下吸一口阴凉;秋天当第一片叶子落下的时候,经过的人又开始加快脚步,似乎警觉到岁月悄无声息地流逝,让人有了紧迫感!在靠近教学楼的地方是用铁栏杆围出的花坛,像现在这样延伸到健身器材那儿,花草树木都有,低的有兰花草,高的有泡桐树和榆树,中间的是木槿,再低点多点色彩丰富的是月季花,给师生带来些许浪漫。后来学校要打造成花园式校园,所以开辟出来了现在操场四边的草地,种上了樱花树和桃树,还有蔷薇科的灌木,春天都渐次开放,争奇斗艳。唯一不变的是,从小二楼拆了后就种上了西府海棠,还有迎春花,年年开得生机勃勃!海棠花到秋天要结果,经霜后果实变得绵软、酸甜可口,十一月份摘下、去皮、放入口中,冰冰凉凉、酸甜可口,倒也给人留下了回忆!

       而从我进校以来,印象最深的还是一中人,因为是他们给了我生命的激情。我来的时候,语文组的组长是崔坚,还有一位元老级语文泰斗徐永进。一般在开语文大组会议时,关于教学和学术上的疑难问题,二人都会发表一些真知灼见,印象中二人的思路都非常开阔,对后辈的指导性也很强。二人有时候也会就一个问题争得面红耳赤,印象最深的就是对教学文本的选择问题,徐老师坚持用自选的文章来教学,而崔老师则认为普通高中统发的教材都是精挑细选的篇目,可教性是很强的。像这样的问题,我们这些初出茅庐的新教师是闻所未闻的,现在想想徐老师还是很有胆识的。有一次因为个中原因去了徐老师家做客,看到徐老师的书桌上都是各种语文报刊杂志,旁边的书架上也摆满了各种书籍,书桌上还有手稿。听徐老师说,他已经在各类杂志上发表了多篇关于语文教育的文章,最令人不敢相信的是他曾经是一名理科生,由于对文学和语文教育的热爱,最后改行当了一名语文教师。翻着有他文章的杂志,可以看到都是国家级的期刊。现在想想,真正的教师不应只是一名教书匠,还应该是一名星火相传的传承者,传承的不只是知识,还有理念和境界,更有他对教育事业的热情。

       梦里花落知多少!过往已然是梦境,落下的花瓣已不知吹向何处,留下的是郁郁葱葱的枝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