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文展示 > 正文

“双减”下新东方壮士断腕,好未来的未来又在哪里?

“双减”政策出台实施,中国教培行业经历了巨大震荡,迎来新一轮变革。

退市

8月31日,巨人教育发布公开信称,由于经营困难,秋季将无法继续向学员提供教学,可能也无法满足退费要求,宣布破产。

“双减”下新东方壮士断腕,好未来的未来又在哪里?

10月12日,美股上市精锐教育宣布暂停营业,退课费难已在多地引发风波。这家主打一对一教学的业内高端品牌,于2018年10月,联合第三方以约7亿元的金额共同收购了“巨人教育”。

“巨人”倒下之时,精锐教育也债台高筑,无力扶持。截至今年2021年2月28日,精锐教育收取的客户预付学费余额为27.31亿元。精锐教育早在8月4日称受到退市警告。

9月28日,流利说宣布于9月17日收到纽交所的信件和电子邮件通知,根据适用的纽交所持续上市标准,如在连续30个交易日流利说平均收盘价低于1.00美元,则将被视为低于标准上市标准。在收到通知后,流利说需要在适用补救期内将ADS交易价格和平均交易价格恢复到1.00美元以上。如果在补救期到期时,未达到补救期最后一个交易日1.00美元的ADS收盘价和补救期最后一个交易日结束的30个交易日内1.00美元的平均ADS收盘价,纽约证券交易所将启动停牌和退市程序。

瑞思教育也面临着退市警告。

10月8日,瑞思教育发布公告称,以2021年8月13日至9月24日,连续30个工作日收盘价计算,其股价低于每股1美元,不符合每股1美元的最低投标价格要求。如在2022年3月28日前不能扭转逆局,则只能退市。

对于以K12学科业务为主要收入来源的教育上市公司来说,结局似乎已经注定。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各类教育上市公司多达20余家,市值最高的,几乎都是中小学校外培训机构。无论是数量,还是市值,这在世界上都是罕见的。去年年底,好未来市值高达470多亿美金,新东方也超过了300多亿美金。

“双减”政策不仅仅是对业务层面的限制,也是政策层面的关门。“双减”非常明确地提出:校外培训机构需要转设为非营利机构,不得上市。

一声令下,K12校外培训在资本层面已经被判了“死缓”:要求转设为非营利机构,让已经上市的失去了正当性,禁止上市又让谋求上市的被彻底关上了门,大量的教育上市公司要么退市,要么关门,只是时间问题。

当然,在这种情况下,也不乏一些本身就经营不善的机构“碰瓷”,将倒闭、跑路归咎于政策的波及。

自救

壮士断腕,新东方再次关闭“最赚钱的业务”。

9月14日,新东方旗下东方优播关停K12阶段学科类培训业务。9月17日,新东方高管会议宣布秋季课程后停止小学和初中学科业务的线下招生。9月25日,新东方俞敏洪宣布回归大学业务。

众所周知,新东方最早的主业是出国留学考试以及相关服务,在国内校外培训市场蓬勃发展后,新东方也开始进入,“优能中学”是主力。

2016年开始,中小学校外培训完全成为新东方第一业务,最高时这一板块占比超过70%,如果加上其他业务,比如泡泡英语,则占比更高。根据相关财报,这一部分的营收规模已经和好未来差不多了。

“双减”下新东方壮士断腕,好未来的未来又在哪里?

截至2019年、2020年及2021年5月31日止,来自K-12 AST、备考及其他课程的营收分别占总计净营收的84.2%、85.0%及85.8%。

壮士断腕,新东方此次退出K12业务是不得已,也是必须的。失去了最重要的K12业务后,新东方开始转型自救,将目光投向了素质教育和大学生业务。

8月,新东方宣布成立北京新东方素质教育成长中心,下设艺术创作学院、人文发展学院、语商素养学院、自然科创空间站,智体运动训练馆、优质父母智慧馆六大板块,包含儿童美术、书法、编程、口才、象棋等素质教育类课程。

9月25日,新东方召开大学生学习与发展中心品牌升级发布会,新东方大学生学习与发展中心宣布,将对现有的四六级项目、考研项目、出国考试项目、教资项目、财会项目进行全面升级,未来也将拓展计算机等级考试、司法考试等教育培训项目。

大学生考试业务将重回战略重心。

俞敏洪强调,很多人可能认为这是一次新东方的转型,因为大家都知道现在大学生业务是一个被鼓励的项目,但是实际上,在我们的心目中,这就是一次回归而已。

没错,不同于其他教培品牌,新东方还有压箱底的出国留学业务,可以维持。“双减”政策下配合国家政策对教培行业进行规范化整治,由学科培养转向素质培养,重回大学生重心,开辟新业务,对新东方长远发展来说不是坏事。

换言之,认真做,规范做的,还有活着的机会,只是不会再有超大规模企业了。

相比之下,好未来的未来就显得艰难多了。

9月27日,好未来旗下学而思因高额房租将关停线下校区一事引起热议。近期管理层也出现重大人事变动,从2014年就供职于好未来的罗戎将于2021年10月29日卸任首席财务官,寻求其他职业发展机会。董事会已任命现任战略副总裁彭壮壮,在11月1日之后接任CFO职务。

“双减”之下,起家就是课外教育辅导,长期以来探索在线教育模式,并成为在线教育领头羊的好未来股价一夜跌去71%。目前,好未来市值跌至29.15亿美元。股价从2021年最高90.96美元,跌至4.765美元,股价跌幅高达95%。

“双减”下新东方壮士断腕,好未来的未来又在哪里?

来源:金融界(截至7月)

与新东方在K12赛道走中低端路线、多面开花的业务着力点不同,好未来营收几乎全部来自中小学学科辅导。而目前已积累的庞大资金体系一时间难以找到转变业务发展方向的合理安放点。

“没有需求的业务肯定会被关掉。”好未来创始人张邦鑫在一次内部会议中这样说。

好未来也在全速打响素质教育转型之战。

9月1日,好未来旗下学而思培优正式推出素质教育品牌——学而思素养中心。全速转型素质教育,是应局之举,但也只能是好未来转型之中的一项举措。

诚然,具有雄厚资金实力和品牌优势的好未来,无论是入局托管市场,打造托管品牌“彼芯”,还是发展成人教育品牌“轻舟”,探索考研、语培、留学三个领域,都有良好的基础。但素质教育本身并非市场刚需,虽然由于政策原因在迅速发展,但下属细分品类多,更不可能出现井喷的大量需求端口。与此同时,托管和成人教育市场也有限,对于“体量庞大”的好未来来说,并不能完全承接、消化其原有规模。

且素质教育与学科教育有着本质的区别,在业务线规划、教材编写、课程开发方面,好未来需要快速探索到新的、成熟的、可应用于市场的模式。与K12不同,素质教育重在经验丰富的师资。在素质教育赛道没有砝码积累的好未来,家长们很难买帐。转型素质教育,道路必然荆棘密布。

不止没有需求的业务会被关掉,对于好未来来说最好的选择实际上是跳出教育行业,转做其他业务。如果不能转型成功,那么退市的概率很大。

头部品牌都在回归自己的原有优势,或以此为基础,辐射发展新业务作为支柱。

近期,网易有道发布公告称,拟剥离其义务教育阶段课后辅导业务(K9)。该交易包括有道对中国义务教育体系中学科的课后辅导服务及其相关资产和负债。这笔交易预计将于今年年底完成。

有道从技术进入教育行业,“双减”后,CEO周枫说:“未来有道将重点关注四个板块,也是有道的四个成长支柱——学习设备(智能硬件)、STEAM课程(素质教育)、成人课程和教育信息化。”

事实上,“双减”下,素质教育激发学生的自主学习,教育硬件赛道市场尚可。根据腾讯研究院发布的《2021中国教育智能硬件趋势洞察报告》,2020年教育智能硬件市场规模为343亿元,预计2021年扩大至453亿元。

与教育行业原本无关的技术企业也在紧锣密鼓地布局智能硬件业务。8月4日,华为接连发布两款智能硬件产品——华为小精灵学习智慧屏和华为儿童手表4 Pro。小米目前拥有学习机、翻译机等多种智能教育硬件产品。

新东方、好未来及其他在线教育企业也都在筹备各自的智能硬件项目。

但被迫转型并非都能走得通。寒冬时节,雨雪纷飞。

这场地震,无异于逼迫众教培企业重来创业之路。而大环境下的素质教育赛道当前仍处于探索阶段,对于素质教育所需的大量教师缺口如何解决,教学体系又如何设计,都是抛给众多教培企业的难题。而教育硬件赛道产品迭代快,技术沉淀对于众教育企业来说,也需要时间的积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