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性感冒把我不得不往医院里送的那天

ymb 2天前 6


  我爱着你七秒将至我要忘记你要多久,自己也不知道,也许明天也许两年也许此生你总断续出现在我梦中。

  你要忘记我要多久,七秒,七秒后你就不记得我是上一刻还吻着说爱的那个人。浪尖白沫刺痛你的眼睛,你流着泪却不知道为何难过。

  这个夏天我喜欢了一个女孩,每个单周星期三的下午四点钟我们都会在同个教室擦肩而过,她从那个教室走出来,而我正好去那里上课。她黑头发,喜欢穿着裙子和帆布鞋,裸出脚踝,左脚上挂有两个小小的铃铛,走急了就有叮叮当当的银链声响起。

  我喜欢城南的沙滩,那里人不多,如果空闲的星期天不下雨会骑着自行车去那里,吹吹海风,脱下鞋袜踩在松软的沙子上。当然不只是一个人,还有小白,两行脚印一深一浅刚走了不远又被海浪抹平。

  小白是住在我对面情侣的一条小土狗,是个小女孩。他们上个冬天搬家的时候说暂时寄养在我这里,但是他们没有回来过,小白每天在我出门时候总是去对面门前晃悠,有时候会低声吟几声,然后回来,就像他喜欢趴在我的脚上睡着的习惯一样。

  我已经连续三个星期没看到她了,这个城市白天是晴天晚上打雷下雨,好几个晚上醒来小白在房间里不安地转着圈子,见我也醒来我伸手她就来我身旁。

  我遇见你她了, 病毒性感冒把我不得不往医院里送的那天。我看到有人在医院的走廊里溜达,带着口罩和帽子,细长浓密的眉眼,踏着一双龙猫大拖鞋,我一眼就知道那个人是她。

  我不去海滩了,我喜欢闲下来的时候带着小白到处在城市的街道里到处晃悠,习惯去医院走廊坐一会儿,4楼21号病房外的椅子上,小白不喜欢那里,药水刺激着它的鼻子,然后就不安地撕咬我的鞋带。

  我看过那个优雅的夫人每每出了病房就捂着嘴,眼泪啪啪就落下来,旁边的先生咬着嘴唇把她抱在怀里。

  小白是个敏感的小女孩,我语气变粗的时候她在墙角不安转圈。是不是因为被抛弃过,所以她总是小心翼翼地没有惹到我。

郑州白癜风医院:www.zzbdf.com
河南白癜风医院:www.51zhaoji.com



上一篇:爸爸,快回家烧饭
下一篇:还是在一番努力无果之后并悄然逝去
最新回复 (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