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文风和思想没有取悦时代的任何迹象

ymb 3月前 39


  天意怜幽草

  有的人会让人以为他永远不会走,史铁生就是这样的一个。

  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双腿瘫痪,从肾炎发展到尿毒症,几乎半生在靠透析维持生命,对有些人来说,这种情况下的死亡未必不是一种解脱。而史铁生不一样,他说自己“职业是生病,业余在写作”。其实,他的职业,除了生病和写作,还曾经是在鸭蛋上画仕女的街道工厂工人,他画的很好,作为一个残疾人足以靠手艺养活自己,只是不知道他画的那些鸭蛋,今天却流在哪一家的尘橱。

  只是他最终还是成了一名作家,仿佛一颗野草的种子,即便落在高墙上也会发芽。

  史铁生的作品,都是在病痛的折磨中完成的,而他的作品,却总是如黎明时军营的号角,充满了对生命的主宰和希望的精神。

  那里面没有无病呻吟,没有哗众取宠,这样一个随时在生死边上行走的人,对此大约连不屑的时间都没有,有的只有平静中的感动。在他刚毅的文字背后,只有了解史铁生的人,才会而留意那背后的一丝伤感,却是那种对于人间秋意凋零的慨叹,而没有自怨自艾。

  史铁生走到了二十一世纪,他的文风和思想没有取悦时代的任何迹象——他坚持的,不是属于他那个时代的东西,而是属于永恒的东西。

  永恒的东西,有的时候未必适合于每个时代,所以时代的弄潮儿大可嘲笑他的落伍,却不知道,几百年后,史铁生可能还在,潮却早已退了。

  有时候我看他的书,不由自主地想,会不会病痛之于史铁生,更象一种磨砺,让他的思想越发出色?

华柱清油:dlm.zzyybdf.com
华柱治白:wyy.gwbdf.com



上一篇:杭州大象画室告诉你-杭州便宜画室如何选
下一篇:静谧的世界可容纳下每一丝呼吸
最新回复 (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