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紫色与浅绿色叠加在一起

onlybm 1月前 36


  我的故乡,白沙

  我的故乡的名字叫做白沙,无论我身在何方,我的故乡这个名字都永远镌刻在我的心中,就好像在金函中小心翼翼包裹着玓瓅的宝石,甚至比起维持着我生命的心,都显得无比的重要。

  我的故乡是我在远方时值得我自豪的勋章,它挂在我的胸膛,每时每刻都闪耀着绚丽的光。由此便吸引来了许多人的羡慕,这些众多目光都朝着我那故乡,邃望。我已不足为奇,他们的景仰以及调查与询问,过多的平常,已使我成了习惯。是的,我的勋章之所以会那样的夺目是有一定原因的。

  它有三百年的历史,这里的人们曾经穿过清朝时代的衣服,经历过那时所谓的繁荣昌盛;也有过被外国侵略的耻辱;也有被日军扫荡过后的疼痛和中国人民共和国成立时的激动感触……这是一个村子,占地只有一千左右平方米。每一块对于我是最熟悉的,每一个人对于我都是最熟知的。时光对于在远方的我,只是一段距离的隔阂,湮没不了那浓厚的记忆。

  到十五年前,村子就是村子,一样都是稀落无序的砖瓦平方与简易的潦破茅草屋,并且茅草屋占村子面积的三分之二;一样都是泥土形成的路,此起彼伏、坑坑洼洼里积着未蒸发的雨水和洗衣服的妇女倒的污水;一样是纵横交错的街道,与迷宫一样环绕,从头望不过尾。尤其在傍晚,伸手不见五指,阴森而又冷寂,只听得见旁户家中狗的吠声与自己频繁急促的呼吸声;一样都是男人集体上工,集体吃饭,女人则在家喂鸡、喂猪,养着自己的孩子们;一样都是穿着邋遢的带着黄土的黑蓝衣,梳着附着着灰土的发丝,赶着骡子去城里买一些米面油盐。还有的就是裹着黄头巾的妇女,右挎着一个竹编织的篮子,大概都是些鸡蛋或菜,她们用蓝色的袄布捂得严严实实的,乐呵呵的哼着歌,到城里去卖,但这种是很罕见的。

  和周边的村子一样,和八九十年代的全中国的村子一样,贫瘠落后。没有交通、没有电力、没有纯净水源,人们也都没有温饱过一天。不旦这些,村子也遭遇过很多罹祸,洪灾旱灾与大面积的蝗虫收割庄稼,让很多人经不住这些磨难,便纷纷去逃荒了。剩下的也是一些老少病残在这即将陷落的村子中苟延残喘。

  再凛冽的风也有止息的时候,在寒冷的冬天也有鲜花盛开的时候,再贫穷的村子也能随着社会不断发展富裕,而我们的村子从贫穷到如今的小康只是在一瞬间,并且如今富有程度远远高于邻村,我敢肯定的说,要比我们的镇还要繁荣富裕。

  古老的茅草屋与低矮的平房消失了,层层升起的鳞次栉比的高楼矗立在阳光下,洁白的墙壁反射着太阳的光,全身焕发着崭新而又珍贵的光芒,带给万物生生不息。我目睹着每一个宽阔洁净的街道前那硕大的古式牌坊,色彩波澜的木块雕刻成龙的形状,盘旋在石柱上。凤凰的婀娜多姿与龙的威风凛冽相媲美,让着根石柱活灵活现。我背上行囊在小山坡中旅行,这是一片小的森林,但正是它宁静的美和环境与自然相融合,吸引了很多的游客,他们迈着轻盈额步伐,和我一样一同欣赏着这绿色的花草的葳蕤。一群针松为了高过旁边的伙伴,你争我抢,由此形成了一个绿色的棚。四周蔓延着紫藤萝,深紫色与浅绿色叠加在一起,彰显着融洽。森林的正中央有一座刚建立起来的塔,有十层,将近三四十米,是我们村子挺拔向上的标志。

  我站在惠通桥上俯视这宏伟的建筑下的朝阳湖,碧波随着风荡漾,安详而又优雅。在这湖中绽放的粉嫩的荷花,迎着微风招展,鸟儿飞舞在这儿寻觅香气,鱼儿也跃动身体与荷花共舞。湖底沉淀的泥沙已有几百年的岁月,湖面上泛起的苔藓是它们的儿女,在阳光照耀下,金碧辉煌。

  规模宏大的体育场正在建设中,这是一个令人期待的建筑,占地约有上百平方米,村子乃至城市中,它的壮观是无可替代的,宏伟的蓝图就是它成长时的导师,成长时的父母罢。

  仅此于它的就是我们的村委会,有八九层之高,矗立在村子的正中央。每到夜幕时,它就是闪烁起五彩缤纷的光彩,在长长的线条中流动着,渲染的夜空。村委会旁有两个大铁杆,上端连接着一条红色铁幅,上面写着“高举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的这句深刻的话。村委会的正中央有一座七八人多高的毛主席塑像,他深邃的目光注视着在他前方那面崭新的、鲜艳的正迎风飘荡的五星红旗。他的左手背在背后,右手举起,手心朝外,这样的表示欢迎的动作让这塑像对于人们更为亲切。

商丘白癜风医院 洛阳白癜风医院 许昌白癜风医院



上一篇:我就可以帮他解释为他真的太忙了
下一篇:可是我经过粗粗一算之后,心里产生了疑问
最新回复 (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