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等待分数的日子里,我的心情是烦躁而又多疑的

onlybm 1月前 27


  那年高考

  日历刚刚翻过正月初五,我们就开学了。尽管整个村庄还沉浸在过年喜庆祥和的气氛中,尽管空气中还残留有浏阳或者蒲城产鞭炮的黑火药味,尽管我的心思还没有完全收回,但脚步已经迈向了县城高中的方向。

  再过几个月,我就要高考了,7月7日、8日、9日。

  同学们一个个似乎都很忙的状态,我还是老样子,该睡睡,该吃吃。秉烛夜读的事几乎没干过,后来我爸告诉我说,看宿舍的冯师对他说,你娃的作息真是有规律,和平常一模一样的,咋看都不象要高考的样子。后来,我姐对我说,我以为你一定会瘦,谁知还是老样子。

  三月份时,下了一场大雪,坐在教室里,看着窗外漫天飞舞的雪花,我有一种时间错位的感觉。

  然而,该来的总是要来,就象某个标志性的日子。

  妈说要来看我,我说不用了、不用了。态度很决绝,我是怕她来给我增加压力。第一门的语文要开始了,我在操场玩了一会儿篮球,然后踏进了考场。

  三天一晃而过,接着是对答案、估分、报志愿。

  其实,妈一直在县城的外婆家,这是我后来知道的。或许在她心里,即使给儿子帮不上忙、使不上劲,但离的近点,她自己的心里总会安慰些吧。

  报志愿时因为我估的分低,恐怕当年没戏,外公翻了好几天的招生简报说,不如报个冷门,北京林业大学如何?说不定能成。还举例说,我大姨夫家的一个亲戚当年就是报了一个畜牧的冷门,现在还在英国留学哩。

  在等待分数的日子里,我的心情是烦躁而又多疑的。舅舅说,呆在家里也没啥事,不如出去散散心。于是联系了正在筹建的一个旅游项目,我就去了。

  那儿正在搞基础设施建设,建大殿、做沙盘、搞霸王举鼎的雕塑,整个项王营是热火朝天的样子。认识了几个干活的年轻人:小许、美院的陈家鹏、王山、还有一星和小叶。大家很聊得来,我也几乎忘记了高考那档子事。

  这项王营离鸿门宴的遗址不远也就是个几十米的样子,是由麻新民、杨霜林(现在可是蛮有名的画家了)、马景林三人投资建设的。每天吃过晚饭,闲来无事,我就一个人去鸿门宴散步,站在遗址上,想像着两千多年前这儿发生的一切,心绪不知平和了几许,物是人非,时间无情呵。

  没过多久,舅舅捎话让回去,我就胡思乱想起来,恐怕是没考上,让回去复读的吧。回来后才知道,我的分数上线了。

  于是回农村,和爸妈姐他们一块下地摘绿豆,干农活。有天,从地里回家时天已经麻麻黑了,刚走到大爹家门口,就见他手里拿着一封信说,考上了、考上了,北京林业大学!我看送的是录取通知书,已经把信拆了。

  这事已经过去十多年了,可回想起来高考前后所发生的一切,我总在想,虽然我的那些亲人们从来没有一个在言语上表达过对我的好,但他们的行为却生动的诠释了对我的爱。

郑州白癜风专科医院 濮阳白癜风医院 新乡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上一篇:海龟先生经纪公司工作室商演经纪人
下一篇:光辉岁月之我的青春梦想
最新回复 (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