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然前面是路、是河流、是悬崖、是天堂

onlybm 1月前 24


  下一个驿站——开往30岁的列车

  2012年2月4日,我和惟惟、文豪、成龙小别,坐上回京的列车,对了,还有最可爱的大牛逼同学,本来不想提他的,但是我怕他打我的本儿脑壳儿。光阴如水,列车似箭,十里长亭也许分秒即至。天朗气清,寒气逼人,窗外竟是北方的旷野,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列车也是空无几人,我懒洋洋的一人独住一排位置,拿出笔记本,无聊的看着屏幕中的自己,发现自己真的已经变了。人生不是如此么,每天都这么飞快的过着,没有得到没有失去的过着,抑或说我得到的和失去的抵销的一无所有,唯一改变的是自己脸上的鱼尾纹和白头发,唯一留下的是一些还记得住的人和事。这一年,我27岁。

  27岁的我,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觉得自己做什么事情都是力所不能及,给你一个一般的offer,觉得自己太不值;给你一个很牛逼的offer,觉得自己会不会干不了这个活。于是在一般与牛逼之间妥协了,报报补习班,上上培训,勉强打肿脸充胖子,挤到那个牛逼人的行列,如果自己的脸怎么打都打不肿,索性就离开那个大城市,回到自己的家乡,给自己一个退缩的台阶——还是小城市安逸。如果27岁的我就学会了安逸,那么我觉得人生是失败的、至少这辈子缺少了精彩、然后古来稀之年缺少了一些回忆。27岁,我要整理这20多年学会的本领,对得起养育我的人给我们付出的天价学费。

  可能你和我一样面临了走出校园,也可能你在社会这个杂院里面已经租了个小房间戏弄了两年,但是,你我一样都是27岁。你我都有自己的女朋友,但是我们还不能给女朋友房子和汽车,吃人的开发商能将我们这些小情侣2月14号送玫瑰的钱都榨取,社会最累的一层次人却是这个社会最有才华的人——27岁的我们,给予社会技术力量的同时,社会给予我们太多的压力,你结婚没结婚都一样,结婚了,你需要去为高额的奶粉而奋斗,没结婚,你需要为房子而奋斗,结婚生孩子后,你还需要奋斗,因为27岁的我们是计划生育的黄金一代,意味着我们很可能要赡养四位老人。

  所以,27岁的我们是纠结的,内心充满了矛盾。我们想创业,但是在这个社会已经没有了二十年前的那种爆发户机会,即使你是百里挑一的人才,你也没有资金去给予你,因为我们的父母很可能是辛勤劳作但是最贫穷的农民。我们想去企业,但是我们的父母是公务员,享受过公务员那种皇族的待遇,他们不愿意我们去企业受苦受累,然后求爹一样的求儿子去考吧,即使是县城里面的,也是一个铁饭碗,即使你是傻子,你也能拿个十几万。我们想出去闯闯,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但是,家里的父亲母亲谁来照顾,没有兄弟姐妹的我们,一副肩膀。

  每次都想有规律的生活、锻炼,但是工作和学习那种压力,使得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更倾向于睡个懒觉、叫个外卖。我会在周末的时候选择呆在家里,早上10点钟醒来打开中央5套看看有没有NBA,应该不这么叫,叫美国职业篮球联盟,叫NBA会被罚款。这就是我们国家,一个墨守成规的国度,在这个国度里,我的周末也是保守的。懒一个小时后在起床、洗漱,12点出门吃个便饭,完了还是回到宿舍,上网、嗑瓜子,因为我们所在的城市就没有几个朋友,没有几个大学同学,没有几个亲人,唯一有那么一个,他说今天陪老婆。所以27岁的我们,必须赶紧去找一个女朋友,不然周末下午将是空白的,没有人和你在一起。然后晚上了,你还是在宿舍呆着,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你的同学也有上网的,刚好在11平台上,闲聊几句、开个小黑,这个时候还是拥有那么一点点生活的感觉。然后午夜12点,这个世界又开始宁静了,上了一天网的疲惫的心在宁静的夜里等待明天疲惫的生活。

  27岁的我,压力是如此的巨大,稚嫩的肩膀必须磨练成为顶梁。生命的三分之一已经度过,留在我脑海里的是什么。下一个27年我将怎么度过,54岁的时候我住在高速列车上,又会想些什么。窗外的狂野可能依然这么无边无际,灰白的天肯能依然这么令人困乏,还是没有任何让我眼前一亮的事物的出现,寒冬的田间没有耕作,没有绿色,尽是庄稼收获后留下的秆子,没有鸟儿来戏啄剩下的果实,因为27岁的我们生活的环境已经太糟糕,没有儿时的那种鸟语花香、蓝天白云。好像这一切就像列车过际,只留下车恒。为什么到我们成年的那一刻,社会是这么的不和谐,环境是这么的不健康?历史的车轮只会前进,不然前面是路、是河流、是悬崖、是天堂。我们也只不过是搭载列车的过客。这个道理和我天天骂高铁,但是我又经常坐高铁一样——27岁的我们,身不由己!

  鲁迅先生说,路本无所谓有也本无所谓无,走的人多了也变成了路。我很喜欢这么简单的道理。27岁的我们,可以有太多的生活方式,关键是我们自己的生活态度,如果我们善于经营自己的生活品味,那么让自己的生活多一点点生活哲学和思考。就像今天我和你们小小的分别,我意味着和你们下次相聚又少了那么一天。一切的好的事物和坏的东西,都在于自己的心态。在这个层次上,唯心论好像比唯物论更加有意义和有智慧。27岁的我们正在在而立之年挺近,我们已经渐渐的成为一个家族的主人,似乎从某一天起,我们的父母会把家里什么大事都拿出来和我们讲、和我们商量,让我们一起拿捏主意。似乎从某天起,我们开始责备我们的父亲别干活干的这么辛苦,我们开始责备我们的母亲为什么要吃好几天前的剩菜,因为我们已经俨然担任了这个家庭的主人翁的角色。我们开始支配这个家庭的开支,开始照顾这个家庭的成员。我们在27岁开始对自己身份的演变做好准备,因为30岁的我们将正式成为这个家庭的主角。这种地位就像我们儿时看我们的父亲是那么高大、那么无所不能、那么威严。一样的,40岁的我们,那年,我们的孩子看我们,也是这样的。我们的父母慢慢地成为像小孩一样需要我们从生活上、健康上被我们担心和照顾的角色。他们的皱纹会越来越深,他们吃饭的时候可能开始会掉在地上,他们会开始有老年人那样的鼻涕,这一切都是岁月的必然。而你,依然是这个家的主人翁,你需要去把持和决定一切。

  而立之年,是一个男人成熟的标志,你准备好了吗!

  新的一年,坐在北去的列车上,呼啸,只有隆隆声。希望奔三的我们,都有好的前程。

商丘白癜风医院 洛阳白癜风医院



上一篇:、AAA信用等级/售后服务认证/国外认证
下一篇:田子羽:黄金暴涨暴跌亏损十几万?!抓住机遇才有机会回本!
最新回复 (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