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卖煎饼的阿婆声声吆喝着

ymb 1月前 19


  老街别来无恙

  爷爷捻着胡子滔滔不绝讲到了水浒传的第几章,路边的小孩又吵闹着要吃糖,老旧的收音机突然卡壳在搞笑的地方,折子戏又婉转了谁的唱腔,唱断几人柔肠。我在老街的拐角不经意撞见了旧时光。

  岁月斑驳了故居的老墙,落叶旋转着要把手轻放,我不小心打翻了盛满光阴的砚台,浓墨渲染安静的回廊,阳光落笔在雕花的窗,故事里的书生和小姐相遇在西厢,写一段千古绝恋供人传唱,佳人与才子相约在书房,又续了几句浪漫的诗行。我却独自上了酒坊,屋里屋外溢满了酒香,拾过酒坛,木碗里斟满树下漏过的斜阳。

  小心翼翼被夹在书里的信件还是有了褶皱,相框里照片已经在匆匆老去的时光里泛黄,曾经与自己在心里说好要铭记的片段,也只剩了些无法拼凑的碎片。或许不止一次的设想,如果当初的我多一点坚强,结局又会不会不一样。我心里有一座城安然沉睡在梦乡,装着那些放不下的过往,固执站在原地等你回头望,时而细细的疼痛提醒我曾受过的伤,提醒我那些回忆不会被时间埋葬,下个拐角我会在遇见谁在街边彷徨?

  街头卖煎饼的阿婆声声吆喝着,动手把炉子烧得更旺,卖糖葫芦的大爷笑眯眯从谁的手中接过银两,说书人醒木一拍又是一句说来话长,傍晚有炊烟打着滚儿从屋顶上溜出来,被风一吹就无可奈何的飘散,小孩嬉戏打闹追逐着夕阳。

  女人坐在门口不停张望,总也盼不到从远方回家吃饭的郎,教书先生的戒尺打在手心一声脆响,却没教会我如何去遗忘,于是我带着回忆迷失方向,终于走丢在你眉宇间的年少轻狂。旧时光里的老街人来人往,老街的你,可还是当年的模样?

  或许还能看见街边卖字的书生又提笔写下一句“平生不会相思,”即使一笔一划都是缱绻,我也没了心思再去细细翻看。或许街尾的公子还是调笑搭讪,折扇轻晃,我却漠然走过,装作懂得了人情薄凉。于是分明还是与你相遇的老街,我却绝口再不提起曾经有过的悲喜。

  桃树高过了东墙,老街又溢满酒香,我凭栏饮下了几盏月光,借着回忆眺望,眺望你离开的方向。如果注定要收拾行囊,走到远方,还请哪家掌柜点灯把夜路照亮,为我倒一碗孟婆汤,好叫我忘了迷茫。

  我独自勾勒两弯柳眉上了妆,拈一指海棠,再与谁把那经典的戏本唱一唱。

郑州白癜风医院: www.51zhaoji.com
鹤壁白癜风医院:www.lybdfyy.cn



上一篇:不如那些依赖政治权威和垄断文化资源的文妓与文丐们
下一篇:田子羽:为什么炒黄金散户和新手亏损的更多?
最新回复 (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