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几何时,一腔壮志


  曾几何时,一腔壮志;

  曾几何时,满腹柔情。

  埋下头,断开所有的思绪,才发现,其实我不懂生活。

  决议去探索,无论将会如何,人生只有这淡淡的一路走,回不了头,执着,放手,匆匆而过,遗恨太多。

  细雨蒙蒙,我起身整理一下衣襟。

  信步出门,让这如丝般的纯净超脱尘世的空寂,而那奔跑的人滑过我的视线,转瞬消失在街道的角落,没有半分痕迹。

  不防打了个冷颤,才想起这还是在冬天。

  刚接到老同学传话,说快要结婚。

  很吃惊。

  那个一起抓过虾,打过架,满身是泥的形象晃在昨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陌生。

  于是,很怕接到父母的电话,干脆,关机,沉默。

  那街边的树,光了身躯,老态龙种,显得毫无生气,隐约已有些新芽,刚过完年,应该快到春天了吧。

  世人都在不住的后悔中度过,一生如此,却忘了珍惜那眼前所拥有的一切,放纵,得失。

  花开千树,善尽了洒脱。

  雪白万里,冰封了寂寞。

  突发奇想,给自己起了一个笔名。

  欠子

  没别的意思。

  只是觉得亏欠了太多,断不分自己还是他人。

  静静站了许久。

  腿有些发麻。

  想起写过的一首词还没名目。

  春天也快到了。

  人生贵在珍惜,便题下

  若惜春

  碧水青岚随梦,红尘往事纠葛,半缕芳华已成空,只叹夕阳陌路,到头来,悔不过,晚景优柔;

  花钱月下朦胧,伊人笑靥如虹,一曲情思早深种,怎奈时光双瞳,终究是,恨难平,聚散从容。

  周口白癜风医院http://www.zzzlnpxyy.com

  焦作白癜风医院http://wap.lynpxyy.com

  鹤壁白癜风医院http://www.lybdfyy.cn



上一篇: 广州哪有卖紫外线消毒器的
下一篇:从诗中走出来
最新回复 (0)
返回